中国IT女性生存状态写实

━╅ 醉夜杂谈╆━ | 2007-10-08 06:59:00 | 阅读 910 次 | 评论(0)
  “IT行业只是看上去风光,但实际上很折腾人,对女人来说并不适合。” 31岁的林女士对记者说,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个行业坚持到结婚生子。

  林女士是中关村的一家科技公司的卖ERP软件销售经理,她用“透不过气来”形容自己这份年收入十万的工作。周一到周五,每天7点半出发,9点到公司报到,然后就是跑客户签单或上门解决问题,晚上9、10才能回到家中。有的时候,周六日还要为客户解决问题。

  “我经常是上午在大兴、中午在知春路,下午却到了怀柔。”林女士说,由于软件和电器、化妆品、保健品不一样,具有技术含量。在销售前,需要制定解决方案;销售中,需要和客户不断沟通与磨合;销售后,需要接受客户在使用过程中不断的咨询。

   “再加上整个管理软件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,我们少接一个电话就有可能跑单。”林女士说,她在开车时都不敢懈怠,可能会有客户的电话追过来。单身的她,在大学时错过了最好的恋爱季节,而今天,却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谈恋爱。有的时候,当晚上10点多钟赶回天通苑,还要接着回电子邮件和做PPT时,她甚至对自己的这种生活状态,感到有点绝望。

  在某国际知名通信企业做了6年测试工程师涂女士,同样也厌烦了自己的工作。“我每天都在忙碌地做一样的工作,早就想改行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下决心去执行。” 涂女士说。

  她的儿子才刚2岁,正是呀呀学语的时候,在清华同方工作的丈夫比他忙,两人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,一直由姥姥看管。

  “在IT行业做得太久,职位和薪酬都很高,但人格也有些被 “异化”,再不跳出来,也许最终就成为‘穿普拉达的女魔头’了。” 涂女士说,前不久,一个在东芝做了多年的38岁的“老女孩”, 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和阻挠,毅然决然地离职,投奔其网恋的德国蓝领男友。

  越离越远?

  “你快乐吗?”当记者把这一问题抛向接受采访的8位IT女性时,大家的回答是“有时快乐,有时不快乐。”“你做这份工作快乐吗?”,肯定回答快乐的却只有一位处在高层管理者角色的IT女性。

  2006年,某网站在网上展开“IT人心态指数调查”,令人惊讶的是, 高达75%以上的IT人有郁闷情绪,其中31.48%的人处于非常郁闷的状态;16.76%的人说不清他们是否郁闷,不足8%的人是很少郁闷和一点也不郁闷。而更令人惊讶的是,占到调查样本总量12%的IT女性的郁闷指数要高过整体的郁闷指数,高达80%的人有郁闷情绪。其中,因工作压力影响到生活质量而感到郁闷占到了65%。

  前不久,英国IT行业协会Intellect的一份报告,更是让人看到,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逃离IT行业。目前,英国IT行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为16%,大大低于1997年的27%。这16%的女性雇员,往往集中在IT行业较低端的工作岗位上:她们中约有61%从事低工资、低技能的工作。职位越高,女性雇员就越少。美国、德国等也出现同样如此,IT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,前者女性IT雇员比例约为27%,后者则不足20%。

  “在中国,女性IT雇员比例下降这一趋势并不明显,至少中关村的IT女性雇员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严重缺失。”从事猎头工作的人力资源顾问王先生告诉记者。在中关村近4000家IT企业,近17万员工当中,男性员工占59%,女性员工占41%。

  但他认为这并不能表明,IT这个行业对中国女性具有独特的吸引力。一是源源不断的女大学生及时填补了这个空缺;二是中关村的女性雇员有相当部分主要是从事与IT相关的贸易,市场、行政、秘书和助理等工作,少部分是从事技术工作,而占到高层管理职位的女性只有一成,这与其他行业是有差距的。

  而就职于某著名通信设备厂商的李女士告诉记者,即使是从事技术工作,女员工主要还是集中在技术支持部门。李女士所在的部门,除了部门经理以外,全部都是女生。毕业于武汉某科技大学的通信专业的她,同寝室的6个女生,有在北电,有在阿尔卡特的,四年下来,还在核心部门做技术的只剩下两个,其他的要么结婚生子退回家庭,要么就从技术部门退出,改做市场、销售、文档、培训等岗位。

  “IT行业曾经是炙手可热的就业选择的热门,但是现在,有的公司的高强度工作和高压力,已经使得一些毕业生‘闻风而逃’。” 李女士说,最近两年来,该部门的人员流动很大,很多从北航、北邮等来的女生,很多都两年之内就离开了。

   “因为做得实在是太辛苦,很多女孩都受不了。”作为初级的测试工程师,做的就是版本测试工作,常常是时间紧任务急,几乎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,而入门的薪水相对又较低。就在上个月,李女士怀孕不到三个月,孩子就流产了,这使李女士情绪低落。而她的一位同学,因为工作不到一年就怀孕,他的上司对此耿耿于怀,自此以后,很多升职、培训、项目的机会都不再给她,很受排挤,最终不得不辞职离开。

  离开的理由

  王先生认为,中国女性雇员离IT越来越远,这个结论不成立;但他认同,中国女性雇员随着年龄的增长,想要离IT越来越远,或者说
文章评论,共0条
游客请输入验证码
浏览362351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