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员的爱情520.1314

━╅ 醉夜杂谈╆━ | 2007-10-07 00:24:00 | 阅读 1375 次 | 评论(0)
 当编程之于爱情就如鱼之于熊掌般不可兼得时,该怎么办?

  在我还没想出结果的时候,我就失恋了。

  是的,我挺逊的。

  我就是这么一个不会处理兴趣与爱情的程序员。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给了我深深地感叹与体味。如果说没有爱情的人生编程是不完整的,那因编程而失去爱情的人生则更显残疾。

   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,我的外号叫大虾。初一那年父母就离异了,我便随母亲一直长大至今。我很自卑。我的左脚有点跛,走路时明显一上一下,平时喜欢抽烟,是编程时染上的毛病;我性格比较懦弱,是不讨女孩喜欢的那种。还有,我长得也不帅。刚上大学时,我学的是法律专业,想着自己的将来就心寒,以后做律师是抛头露面的事,我这种瘸子怎么会有前途呢?无奈的我却意外地迷恋上了VB编程课。第一次VB课便使我相信这世上还有“一见钟情”的邂逅。或许是我与编程有缘,大二学校开了一个计算机软件专业,于是我转了院系,从此踏上了编程生涯,至此已经历了七载春秋。从VB到SQL,从C到C++到BCB,从编简单的小猴吃桃游戏到复杂的杀毒软件……一路沙里淘金,被这劳什子的编程弄的神劳形瘁却始终乐此不疲。因为我始终相信: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!

   从没想过上帝会格外恩惠我,做了我这种人的“红娘”,让我在大学和爱情扯上关系。

   和晓雨认识是大四的时候了,她是北京人,念的是服装设计,美丽又纯洁。天都不知道computer procedure与fashion design的生活轨迹哪里搭旮,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喜欢看痞子蔡的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吧。

   毕业时我随她去了北京,在中关村附近的一家公司做软件程序员。我们快马扬鞭地努力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:买房买车,努力挣钱,好好孝敬老人,享受生活;也曾有过美好的事业追求。我们合作过服装设计网站,尝试编过服装软件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渐渐发现彼此的不和谐:我总是想把生活过的很简单,吃饭、编程、睡觉。而晓雨是个喜欢浪漫的女孩,喜欢绚丽多彩的生活;我习惯抽象逻辑思维,而她习惯形象感官思维;她喜欢逛街,而这却是我最头疼的事,我不喜欢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一朵鲜花旁陪伴的却是个跛子。

   时光如白驹过隙,转眼间四年过去了,虽然这四年沐雨栉风,而我们攒的钱加上贷款还不够在市区买套好房子的,我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,平时除了在公司多揽任务以外,还兼职着数个网站维护和编程工作。程序员都知道这行的职业病,经常睡觉的时候灵感大发,然后再爬起来挑灯夜战;吃饭、洗澡、乘车、甚至买东西时都在不停地思索,有时还随身带个小本写写,生活上经常一团糨糊。就这样,我和晓雨的感情疏远了很多,她开始嫉妒“编程”这个情敌,为此和我吵了很多次,我也知道自己不好,可就是无法摆脱这种状态。一遇到程序难关就开始死命的抽烟,出学电脑时有人劝我说千万别碰软件编程这东西,一但沾上了,就像吸毒一样,完了!到头来我终于相信了,只是仍旧衣带渐宽终不悔。渐渐地对晓雨的牢骚也麻木了,她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,经常浑身无力,食欲不振,这些我却无丝毫察觉。

   爱是需要回报的,就象周转资金一样,没有回报的爱是苍白的,脆弱的。

   记得那天我为了一段程序一直加班到十一点,忘了答应晓雨要早点回去吃饭。当我到家时,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。我顿时恍然大悟:今天是她25岁的生日。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回来。真是河流奔向大海的速度不会比人奔向错误的速度来的快·我看着她脸色苍白,一言不发,于是沉默地等待她的爆发,可气氛始终僵持着。最后我终于试图打破它:“对不起,我太忙了,把你的生日都忘了……”

   “我们分手吧。这种日子我受够了!”

  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“分手”两个字,我们曾经是那么的相爱,神人鉴知。也许这是我罪有应得,可这一切来得也太突然太武断了。

   …………

   我们真的分手了,她一直态度坚决,从我们租的小屋搬回了父母家。这次是动了真格的。失恋的我一连几天情绪低落,编程任务没有完成还顶撞了上司,当我准备换工作的时候,突然接到家里的消息,母亲擦窗户时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,腰脊严重损伤,瘫在床上不能动了。我放心不下母亲,于是决定离开北京,回山东老家找工作,好好照顾自己的妈妈。

   回来一个多月了,我在机关里负责网络开发与维护。晓雨换了手机号,我也没再和她联系。我觉得她挺绝情,简直与原来判若霄壤·就算我做的很过分,她也应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,四年的恋情怎能说分就分,那我多年努力憧憬好生活的念头岂不也成了一枕黄粱?不禁想起那句英文名言:Life is like a toilet paper, sometimes it’s useful but sometimes it’s full of shit !

   我的生活失去了目标,变的空虚乏味,工作之余便光顾经常去的网通模拟社区聊天消遣,半个月前,我在那认识了一个昵称叫“守护天使”的女孩。后来聊熟了,我便把我的编程生涯与失恋的经过讲给她听。问她我活的是不是很失败,她说不是啊,我很有责任心,很努力很执着地工

文章评论,共0条
游客请输入验证码
浏览362340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