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爱情主页<转>

━╅&nbsp;醉夜杂谈╆━ | 2007-10-05 04:43:00 | 阅读 901 次 | 评论(0)
 左南跟我学电脑的第三天,我就认定他的大脑cpu主频太低,尽管学文科的人对于数理知识有些不兼容,那也不至于反应如此慢。我不停地点击他,他却始终瞪着眼睛无辜的望着我:“Teather楚,再讲一遍鼠标的用法吧?”瞧瞧,他总是对我毕恭毕敬,我又怎么好意思摆谱?!只好,重新教起。

   其实,这一切都该怪我的父母。自从我大学毕业开始电脑软件开发师的职业后,老爸老妈就突然怀着自家菜地黄瓜熟了的无比喜悦,一遍一遍在我边嘀咕:“嫁人趁早呀!”完全不顾我是否同意,把我摆在亲朋好友间的“婚姻集贸市场”上标价出售。于是,我走马灯似的看了一个又一个,免费收了电脑学生一个又一个。最后,轮到了左南,他是介绍给我的第9个朋友。“9”在中国风俗中是一个吉利的数字,可我的爱情什么时候才能功德圆满呢?

   想着想着一跑神,无意触及了屏幕保护程度,眼前立刻出现一片漫天大雪的景象:黑的天白雪飞舞,一长发女孩慢慢在走。左南有点吃惊:“Teacher楚,是你做的吗?真酷!”我没有回答,这不过是我一时兴趣所致,他又怎能体会其中那“漫天大雪,唯我独行”的无奈?

   刚学电脑,左南就把两家父母的计划对我全盘托出。我有些恨你父母总盯着我不放,都是网络数字华信息时代了,谁还用如此古老的方法?又有点儿恨左南我讲的太多,那份坦荡正说明了他对我的兴趣不大,这难免让我有几分不快。他问我为什么不交男友?我告诉他,做为软件开发师,我的工作有时是黑白颠倒的,不能象其它女孩那样早早下班做好饭,然后笑语盈盈等着丈夫回家:可能我比他回家还晚,蓬头垢面,黄着脸摸着黑处找饭吃。尽管我的名字叫“盈盈”,可我还是做不了淑女。左南笑呵呵的望着我:“Teacher楚,你的发型实不敢恭维,演鬼片肯定不化妆。“shut up!”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 学了几次后,左南的反应速度似乎有些提高,他竟然开始用比蜗牛还慢的速度上BBS发贴子。闲时,我们聊天。他可以把历届奥斯卡片名倒背如流,我则能眼都不眨地说出所有主角。谈论那些泛黄的经典爱情片是我俩的最开心的时刻。一日,他突然问我:“是因为双鱼座的女孩幻想太多,所以你看爱情电影,还是因为看了太多电影所以你爱幻想?”我无言以对。我习惯用键盘说话,而不是语言。我慢慢在电脑上打出一排字:“爱情如网络,感觉则是IP,没有心做主页,再美的网站也无人知晓。”他咧着嘴笑了:“Teacher楚,我敢打赌:你的爱情主页还没有男孩子访问过吧?我做第一个,好吗?”尽管他是高材生,长得很帅,又比我高大,那也不能乱和我开玩笑呀。我扳起脸,很严肃的回答他:“Student左,你总是忘了自己的编号是Nerbem 9!See you later!”

   就这样,零零散散的过了一个月。老妈问我们是不是在拍拖?有这样拍拖的吗?一不看电影,二不进公园,张口闭口就是“网络”,一见面就往电脑前坐。我有些怅然的告诉她:“我的爱情征程是大海星辰——”学中文的教授老妈一脸怀疑问我:“那阿左怎么对他妈背《诗经》里的‘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’?”《诗经》我可不懂,我只知道在左南面前总有点不自在,他那带点儿懒洋洋的笑容总会让我突然失去做老师的勇气,说话 声音越来越小,在他犀利的语言面前,我的敏锐不翼而飞,最后只好草草下课。我悲哀的想,大概我们“传输协议”出了问题,总是无法“握手”。

   经过一家发廊,突然想起左南的话。罢罢,闲着也闲着,去换个发型吧!发型师巧手如飞,我的头发“刷刷”落地。最后,当我打量镜中那个清纯可人的短发女孩时,真有些怀疑。原来,我还青春飞扬。怀着一种意外的喜悦,我又走进从不涉足的时候屋。模特身儿的那套蓝色长裙引起我的注意。隐隐记得左南说过我穿蓝色的衣服会好看,便毫不犹豫买下它。当我一路高歌回到家中时,左南早就在等我了。见我进来,眼睛一亮,随即笑得前俯后仰:“Teacher楚,你把后面的裙带系在前面了!”天哪,真是斯文扫地呵!我的脸顿时红如苹果。左南走过来,用手轻轻抬起我的脸:“你做我的电脑Teacher,我做你的爱情Teacher,互相帮助,好吗?”他的笑如春风,我的心一片迷乱。

   两个月过去了,他可以熟练运用各种软件来完成作业了,而我的爱情课也正热烈的进行着。每天,他都会对我天花乱坠地说上一堆甜言蜜语,我说他那是“废话水龙头” ,他却说“爱情经典回顾”;他会很婉转对我提各种各样的建议,让我在不经意中改变自己的形象;他带我去健身房;去打网球,去欣赏音乐会——常在夜深人静独自加班时,会意外收到左南打来的传呼:“夜深灯寒,珍重加衣!”虽肉麻起让我鸡皮,但心里还是感到暖洋洋的。他不再叫我Teacher楚,而是深情款款地称我“盈盈”,天知道我多喜欢这个称呼。在他面前,我总板不起脸!我的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,目光更加清澈明亮,连从不注意我的公司老总也开始赞扬我。我知道自己在美丽起来,可我的心却不能清楚的告诉自己:红颜为谁绽放。是为左南吗?

   左南总一本正经告诉我,爱情课程中“情书”最关键。所以他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就拿我来练习吧,每天给我发一封爱情E-mail。谁叫我是Teacher呢?”
文章评论,共0条
游客请输入验证码
浏览362330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