詹青云好绝!!!

作者在 2022-10-17 00:32:17 发布以下内容

一个辩题“每个人都可以按键复活一位最爱的人,你支持吗?” 


她说:“这道题题面上写的是科技,实际上聊的是一个政策。 


 复活是中立的技术,可是怎么用复活是这个社会的选择。这个政策是要我们每个人都扮演上帝,把自己的心拿出来,打开,仔细凝视,以爱之名去替我们最爱的那群人,裁决生死。它并没有改变死亡的本质,它改变的是我们对‘人为什么会死’这个问题的回答。从此以后,死亡不再是每个人的宿命,它成了某些人的责任。 


 人一生,不是只爱一个人,不是只用和一个爱的人说再见。长大的日子里,我们爱的人会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我们。人越在小的时候越不能够理解死亡,我们可能会轻易地用掉手中这只有一次的权利。如果你问那个十二岁的我,为了让我的奶奶活过来,我愿意付出什么代价,我的回答是一切。我不会在那个时候想到有一天我的爸妈会死、我的偶像会死、我最好的朋友会死,我也许爱上一个人跟他白首不相离但最终还是要分离,我可能生养孩子,但他们也会死。当我身边的爱人,又一个个地离去,可我已经没有了复活权利的时候,我会怪我自己,我觉得是我一次次永远地杀死了他们。因为死亡不是宿命,死亡是‘我’的责任。我会一生活在这种愧疚里。”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死生亦大矣

关于辩论 | 阅读 228 次
文章评论,共3条
液飞功幼(游客)
2022-11-18 23:06
1
如果只是害怕愧疚而不按,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不是一种自私呢,如果真的可以,代入一下,我想几乎没有人会不按的吧。
喜风(作者)
3天前
2
以下是引用液飞功幼在2022-11-18 23:06的发言1
如果只是害怕愧疚而不按,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不是一种自私呢,如果真的可以,代入一下,我想几乎没有人会不按的吧。
确实,如果仅有一次机会能复活的话或者说这种能力是突然出现的话,我肯定会想的是能复活一个是一个,
但如果提前告知我,给予我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这个“机会”,就可能越想越多,最后可能还是会按键复活一个我爱的人,但到那时,伴随亲人或爱人死而复生的欣喜的真的会是“深深的愧疚”:相当于我亲手剥夺了剩下的我爱的人复生的权利......可能我胆怯而自私,但这个“复活权”可能真的会困扰到我,说不定我会干脆希望所有人都一样没有这个能力,这样我能不做出选择,同样也可以不去伤害他人,只珍惜现在就好。
喜风(作者)
3天前
3
忽然又想到一个新的观点:如果这个复活是再给予人一段时间的话,为了避免纠纷,说不定之后会发展到国家分配的地步......每个人都有这个权利,干脆按分配相当于给每个人都加了一次复活的机会嘛。
emmm...好像不怎么现实
游客请输入验证码
浏览1929次